FREE ILHAM TOHTI

 

My ideals and the career path

I was born in 1969 into a Uighur family in Atush City, Kizilsu Kirghiz Autonomous Prefecture, Xinjiang Uighur Autonomous Region (XUAR). I grew up in a government employee residential compound where Uighurs and Hans lived together. My grandfather’s generation was illiterate, but ...[Full text]
 

A Conference on Uyghur crisis and professor Ilham Tohti

Two days before announce the European “Václav Havel Human Rights Prize” 2019,  a “Conference on Uyghur crisis and professor Ilham Tohti” held in Utrich, Netherland, organised by Ilham Tohti Institute … [Full]
 

Interview With Ilham Tohti by Tsering Woeser on 1st Nov 2009

 

Categories

 

Archives

 

Login

 

FREEDOM FOR ILHAM TOHTI !

 
 

Post Tagged with: "ASIYE ABDULAHAD"

 
  • 从“屯垦戍边”到 “维稳戍边”

    伊利哈姆托合提研究院|荷兰维吾尔人权基金会 2020年11月 在中共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前维吾尔人曾两次独立建国。1949年王震侵略前,蓝色星月国旗还飘扬在东突厥斯坦的大地上,在军事,政治,经济和外交领域他们是完全独立并与中共没有任何瓜葛。不过今天维吾尔人的国土居然变成了《自古以来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每一年的11月12日维吾尔人以各种形势来纪念他们曾今建立过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因为每一个维吾尔人心里都很明白他们不属于中国,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不断的遭受迫害并最终落到被种族灭绝。 其实在苏共和共产国际扶持下问世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1931年11月,召开的第–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通过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其中规定:“中国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达到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国家的权利。他们完全有自决权,加入或脱离中华苏维埃联邦或建立自己的自治区。中国苏维埃政权现在要努力帮助这些弱小民族脱离帝国主义国民党军阀王公喇嘛土司等压迫统治而得到完全自由,更要在这些民族中发展他们自己的民族文化和民族语言”。他们还向世界宣告无产阶级与被压迫民族是与它站在一条革命展现上,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苏维埃共和国就是它巩固的联盟。 不过,自1949年在中共领导下王震率领解放军侵维吾尔人家园后“民族自决”的承诺从此消失。 1954年《新疆建设兵团》成立并在1955年的第一届党代表大会上批准了《关于新疆军区生产建设部队五年计划草案》的报告(1953-1957年)。计划规定:《第一个五年计划以发展农业为中心,以水利建设为先行,以北疆地区为重点,加速国营农场建设》。这是兵团独霸维吾尔地区土地和自然资源的起点。在这期间兵团没有考虑从地方招收支援青年而是从山东、河南、河北、甘肃、江苏、上海、天津等地招收大批汉人及转业复员解放军到维吾尔地区,至1960年末兵团总人口已达72.41万人,是1954年兵团成立时的4.1倍。到了1964年10月共接收安置了12.67万汉人在兵团。 1958年到1960年“大跃进”期间,兵团掀起垦荒造田建设水利的高潮,以开发名义完全控制了南疆塔里木河流域及北疆玛纳斯河流域并新建了农牧团场107个。塔里木河是维吾尔地区最长的内陆河、全长2179千米它仅次于原苏联的伏尔加河(3530千米),始称塔里木河、在维吾尔语里、意为“无缰之马”和“田地、种田”,它是维吾尔地区的农业发展最主要的水源之一。当时塔里木河两岸胡杨林浓荫蔽日、形成天然绿色长廊、沃野千里。中共“国家综考队”在1958年考察时统计显示:塔里木盆地生长着780万亩的胡杨林,其蓄积量可达540万立方米。不过到了1979年,新疆林业航测计算时,胡杨林已减少到420万亩,蓄积量为218万立方米,比1958年减少了46%。 自然的生态环境、人的生活质量、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社会的和谐安定等,都和水有着重要的联系,因此在维吾尔地区的南部,水的问题实际也是一个政治问题、社会问题。水紧缺为什么会在这些年越来越严重?荒漠化←水紧缺←耕地增多←大量开荒←汉族移民有计划的涌入造成水资源紧缺,尤其是塔里木河下游区域的生态不断恶化实际上就是汉人(包括兵团)开荒所造成。 60年代起,兵团各项事业在中共中央政府的各种扶持下得到了全面发展,农牧团场基本实现机械化、水利化、园林化。而维吾尔人的生活水平随着兵团的发展壮大也已经下降到贫困,落后及各种压力状态中。1962年的伊塔事件后,兵团根据新疆军区的指示,在中苏边境以配合“国防军”的名义增设了 58 个“边防工作站”,并增设农场。 就是说,从兵团这个特殊组织的建立开始,维吾尔人就面临了生存危机。从土改到农民合作社,强征清真寺土地,同时军事镇压反抗掠夺土地的维吾尔人,占有最优质和水源丰富的土地,兵团农业人口不足维吾尔地区总农业人口的9%,却占有全维吾尔地区总耕地面积的三分之一以上。  维吾尔地区的农牧业人口中维吾尔人占80%以上,但是,绝大多数被挤压在耕地不足的和田、喀什,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和阿克苏等四地州。这些地区的水资源基本上由兵团控制,维吾尔地区境内共有河流570多条(包括大河支流),除北部的额尔齐斯河流入北冰洋,南部的奇鲁卡普河等小河流入印度洋外,其余全属内陆河。其中年径流量1亿立方米以下的小河流有487条,年径流量1—10亿立方米的河流有66条,年径流量10亿立方米以上的大河,北疆主要有伊犁河、额尔齐斯河、乌伦古河、玛纳斯河,南疆主要有塔里木河、叶尔羌河、阿克苏河、和田河、喀什噶尔河、开都河。流经兵团团场的河流有400多条,上述10条大河都流径兵团。而中共统治维吾尔地区的前50年,没有在维吾尔人聚居的南疆四地州, 为这里的农民建立有效的储水设施,也未建防护林,导致这些地区土地缺乏灌溉,水土流失。 缺水,却资金援助,却政策扶持家上兵团的资源争夺让维吾尔人陷入了贫困的泥潭。 中共实施改革开放政策二十多年,由于片面追求经济利益,而置地方经济发展和民生、公平于不顾,使得维吾尔人不能从当地的资源开发中获得本应属于自己的利益,导致经济和社会发展相背离的结构性失调。随之而来的维吾尔人高失业率,南北疆的贫富差距明显拉大,并形成“贫困的南疆四地州”。 在中共统治下“新疆建设兵团”给维吾尔人民带来了史无前例的灾难。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兵团以它的特殊地位,在中国政府的资金和政策支持下从 “不与民争利”口号下的“屯垦戍边”转变为今天所谓“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为主题的“维稳戍边”并成为了中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计划中的“主角”。 根据由中共政治局委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原党委书记王乐泉炮制出来的内部报告“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新疆稳定问题的观察与思考”综合报告篇报告之二,“1950~1995年新疆地区反分裂斗争的历程”透露兵团驻扎维吾尔地区后所发生的重大维吾尔人抗争事件。   从王乐泉的此报告中不难看出,维吾尔人在中共统治下的1950-1997间在不断被兵团争夺资源及生存空间,因此维吾尔人也从未停止过对侵略者的拼死反抗。。。。不过中国政府始终不是站在解决问题一边,而是把维吾尔人集体当作敌人来对待。 随着中国的发展和壮大,中共对维吾尔人的敌视也不加掩饰的公开化。习近平于2008年4月11日在“王震诞辰的100周年几年日”座谈会上这样评价王震的:《王震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他在六十多年的革命生涯中,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和新中国的建立,为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深受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尊敬和爱戴》。 这种评价显然在推翻王震屠杀维吾尔人的罪行。在1949年解放军在王震的领导下进疆途中,凡遭武力抵抗,王震即大开杀戒,每一个解放军被杀,即杀十倍的维吾尔人以报复,有村庄窝藏“叛军”或不交出袭击解放军的“疑犯”,王震军队以大炮轰村进行屠杀。王力雄在他的《我的西域,你的东土》中引维吾尔异议知识份子资料说,王震杀害了六万维吾尔知识份子和宗教人士。 中共在维吾尔地区通过兵团来高压维吾尔人及人为制造贫穷,落后及不安宁。虽然1975年因不断发生的维吾尔人反抗事件,及地方民众的压力下兵团被中共曾短暂撤销。虽然有关当时撤销兵团的原因有不同的说法,但在这些说法唯一的共同点是,维吾尔人的反抗及不满就来自兵团的迫害。 新疆兵团一直以“维护地区稳定”与“和平”当作他们在维吾尔地区合法存在的理由。不过,根据维吾尔人目前的情况可以肯定,兵团在维吾尔地区常年与中共有计划有预谋的把维吾尔人推向贫穷的边缘。 https://www.neac.gov.cn/seac/xwzx/201410/1010512.shtml http://web.archive.org/web/20201011053305/http:/www.carbontree.com.cn/NewsShow.asp?Bid=4294 http://web.archive.org/web/20030903132719/http:/www.huaxia.com/xjbt/xjjsbt_002.htm http://web.archive.org/web/20190614054200/http://www.gov.cn/ldhd/2008-04/11/content_942704.htm

     
  •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71周年代表维吾尔人遭受灭绝的71年

    拟稿人:ASIYE ABDULAHAD 今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71周年,这也表明维吾尔人的家园已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全面占领71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统治维吾尔地区至今,没有任何一位国家领导人愿意解决维吾尔人的不满,而且中华人民共和国至今不愿承认维吾尔人的反抗来自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种族歧视性不平等政策。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71周年代表维吾尔人遭受灭绝的71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从1949年起武力侵占维吾尔人家园后直到1953年的三年内,几百万维吾尔人被王振带领下的解放军屠杀。随后的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大型政治运动中造成维吾尔人大逃亡,上山下乡接受被再教育(相当于今天的集中营政策),大饥荒,文革等种种灾难后的今天又在“援疆“谎言下遭受着前所未有的种族灭绝。 而中国吹嘘在维吾尔地区进行所谓的援疆政策,实际上伴随着大规模中国移民潮,且对维吾尔地区的原始生态造成了巨大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所谓去极端化背后对维吾尔人实施了全面的 “中国化”政策,对维吾尔人能够表明身份认同的任何事物与行为都全面予以打击,尤其是对维吾尔人的语言、文化,历史及宗教。 中华人民共和国统治维吾尔地区至今,对维吾尔人各种基本人权的打压导致了各种反抗及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军队镇压,屠杀等事件的发生。 不但如此,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些年持续加紧对维吾尔人的管控与打压,以访惠聚等各种形势安排政府官员驻扎在维吾尔人家里,吃住同行,全面24小时监督维吾尔人。在所谓“扶贫“政策下迁移大量汉人到维吾尔地区,而维吾尔人则被强制转移到内地。这几年在维吾尔地区推进寄宿制教育,被强制转移到内地或被关押在集中营人员的子女安排到所谓寄宿制学校事实上的儿童集中营。儿女被抓紧集中营的孤寡老人也被强制安排到所谓福利中心名义下的老年人集中营。 中华人民共和国以迫害宗教,强拆清真寺、宗教中国化,以及对维吾尔地区进行所谓的天罗地网 “网格化”管理,以一体化作战平台形势全面监控民众一举一动等措施将维吾尔人推进了一个“奥威尔式的”警察国度。 不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如意算盘打不太准,使用国家力量,暴力镇压或实施种族灭绝政策是无法阻止勇敢的维吾尔人发声,无法战胜维吾尔精神与坚定信念。只要维吾尔精神还在,维吾尔人就永远不会灭亡!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维吾尔地区不是在反恐,而是维吾尔人在遭受中国的国家恐怖主义! 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对维吾尔人实行了七十年的压迫统治,而且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国对维吾尔人国土的统治缺乏合法性。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后维吾尔人被陷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统治之下。1949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布“新疆“被”和平解放”,即便中共当时承诺给维吾尔人自治权力,作为维吾尔人接受中国统治的条件。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未履行这份承诺,并最终迫使维吾尔人愤而起义!这里要弄清楚一点是, 在中共不履行对维吾尔人承诺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维吾尔人之间的协议已经失去它的意义。 因此,维吾尔人的反抗及追求自己本该拥有的权力也是符合逻辑,也是合情合理。 如今维吾尔人的民族身份,文化与宗教等各个领域都遭到中共的破坏,维吾尔人的基本人权被践踏及遭受着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人类史上最残酷的种族灭绝。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统治维吾尔人到至今,没有任何一届领导人愿意倾听和解决维吾尔人的不满。在2012年维吾尔学者及“萨哈罗夫“等众多国际奖项的得主伊利哈姆托合提教授也在如何治理维吾尔地区问题上,提出过自己的建议。但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以”颠覆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 ILHAM TOHTI INISTITUTE 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果真想解决问题,就表现出成熟及负责人的态度,立刻停止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罪行,并为自己的罪行承担一切后果! ILHAM TOHTI INISTITUTE 在中共建政七十一周年之际,要向中共传达讯息:“假借反恐的名义,残酷镇压维吾尔人争取自由的斗争,对一个手无寸铁的民族实施惨无人道的种族灭绝政策必将会让中华人民共和国为自己的罪行付出应有的代价!拟稿人:ASIYE ABDULAHAD  TEL:0031683659700 

     
  •  
  • The genocide committed by Chen Quanguo and the CCP against Uyghurs will eventually be tried!

    ASIYE ABDULAHAD (Researcher of Ilham Tohti Institute and Dutch Uyghur Human Rights Foundation) August 29, 2020 is the 4th anniversary of the transfer of Chen Quanguo, a member of the Political Bureau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entral Committee, to the Xinjiang Uyghur Autonomous Region Party Committee. During the four years of Chen’s repressive rule, Uyghurs have experienced unprecedented suffering, including being detained in concentration camps and being subject to ethnic cleansing. The CCP has always had an obsessive fixation on public opinion; however, after the so-called “Xinjiang re-education camps” were severely criticised by the media and the public alike, Chen Quanguo was still able to sit firmly in the position of “Xinjiang’s most powerful man” without any change. This shows that Chen is “special” to the CCP. This “special” status of Chen reflects Xi Jinping’s “employment methods”. Xi Jinping has mentioned many times in public that “the rise and fall of a career depends on the effective use of peopl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using people is to guide them.” So in the key position of the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Party Committee, Xi Jinping needs to choose a “special” person . He needs someone like Chen Quanguo, who has accumulated all kinds of experience in suppressing people at the grassroots level for many years. Furthermore, Chen knows the grassroots level well, and he understands the laws of operation that govern the CCP. Since Chen Quanguo started at the base level in Henan in 1983, he has 27 years of grassroots governance experience. After that, he was appointed as the secretary of the Party Committee of the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on August 25, 2011. On May 8, 2012, he was elected as the first secretary of the Party Committee of the […]